周尘啊周尘

老粥。
主绘圈,其实是个渣。文笔也不好凑凑合合还能看吧。总之,多多关照!

受的住多大诋毁,
承的住多大赞美。

《云深不知岚山存》

「4」

  “父皇。”

  毫无波动的声音在方才还满是杀伐声的辽旷土地响起,司嵘清也回望他,他的儿子,十年未见了,长相更像他母亲了,可此刻看向他的眼神又如此淡漠,如若陌生人,于是伟大的皇帝心中冷哼,就他怎么和他争?

  “投降吧。”

  司嵘清声音同样淡然却比云岚更加冷冰,隐约还带着未散去的血腥气味,云岚鼻头耸动,似乎及其不适这味道。

  云岚没有想太多,降与不降最终结果都是同样,这点,他同样在短短几秒窥探得出,他如今,起码在这沙场之上,仍旧没有与司嵘清抵抗的能力,他曾为此恼过,恼过之后得出的结论不过是,要败他司嵘清,不对自己狠点怎么行,于是年轻帝王堂皇的华服之下,不知多少伤痛,却一一被掩起,无人得知。

  “降。”

  云岚不知他是怎么说出这个字的,他只知道,十年了,他对这片土地已然产生了感情,现在犹如当年一般被生生夺去,云岚觉得恨,可那又怎样?他仍是无法保下他的土地,他的子民,他敬爱的大哥。云岚翻身下马,眼神不知在看何处脚步却异常稳健,穿过将士抬头看着他多年未见仍旧不怒自威的父亲,后退半步,在司嵘清略带诧异的目光下跪下了。

  “降,但只求放过云国百姓,莫要血流成河,民不聊生。”

  他的声音仍旧似流水,淌过众将士的心,若说他们刚刚对于云岚毫不犹豫的降心生愤怒,此刻却是无比震撼,一代君王说是亡国却要以此行为救下苍生百姓,他们如何不感动?

  云岚跪在凹凸不平的地面,尖利的土块搁得膝盖生疼,却一言不发,直勾勾盯着司嵘清,眼底深处似有一抹火焰,他不甘!

  而司嵘清看着面前无比倔强又一身傲气的儿子,不知怎么的心就软了一下,就答应了。

  “朕放过他们,你随朕回去。”

  回去,到底是回何处?云岚不想去想也不愿去想,他有些累,只想好好休息一番,既然他这无情的父亲都应下了请求,他也无需担心方墨以及众百姓会毁于他手,而且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放松过了,云岚心想,双眼一闭,直直倒了下去,昏迷前际,他好像听到司嵘清叫他的声音,竟夹杂着一丝慌张?

  云岚心下一笑,大抵是太累了,都引起幻听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