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尘啊周尘

老粥。
主绘圈,其实是个渣。文笔也不好凑凑合合还能看吧。总之,多多关照!

受的住多大诋毁,
承的住多大赞美。

新年新脑洞。灵感来自巴黎圣母院目录(貌似是记不清了😂)

#这一个你将杀死另一个我#

  冷,刺骨的冷。

  不是冬日,冰冷粗糙的墙壁透出的寒意刺进骨头,冷的让他打了个哆嗦,手腕颤动带起锁链晃动,哐啷哐啷的响了半天才逐渐平息。

  

  “墨…九”

  骗子。

  他如是想着,手掌缓缓攥紧,长时间未修剪的指甲刺进皮肉,血珠打了个转流进指甲缝染红了一道,又滑下,绽开,让水泥地变得更加暗淡。

  他凝神看向面前的人,突然失控咆哮,双手呈爪状拼命扯动锁链,不经意间咬破了唇肉,血液混着口水滴向地面,画出一副诡异图案。

  “骗子!骗子!骗子!是你杀了他…是你!”

  墨九嘶吼着红了眼,奈何被锁住的身子无法移动丝毫,他只能看着,看着眼前的人朝他微笑,笑容渐渐变成黑色,空洞洞的只剩下两只通红的眸子,一眨一眨看近他心里。

  “啊!!!墨九!”

  疯子。

  墨九扯动铁链,像是意外,右手的铁链松动,让他能够到面前的人,他轻抚他的脸,按着略有棱角的脸廓,指尖勾画,温柔又暴虐。倏的,他捏住墨九脸颊,用力划下,指甲带起道道血痕,清晰的印在苍白面孔之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仰头,他大笑,他疯狂。

  “你疯了,你个骗子。”

  不同于疯狂的他,一道沉稳冷静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墨九耳中。墨九一愣,像是大脑煞白的空间里被钉入一根生锈了的钉子,激的他一抖,双腿发软跪在了地上,他抬起双手插入发间,抖得如筛糠。

  “不……我不是,我没疯……是你!你在骗我!”

  墨九开始大声尖叫,声音刺耳,却生生流出了眼泪,冲刷掉脸庞的尘土,看上去像劈山般只留中间空白一片。

  “是……是我,我是骗子……是我杀了墨九,你疯了…我疯了……哈…哈哈哈哈!”

  墨九蜷缩与地面,不在意凸起的石粒割伤了他的肌肤,他低声呐呐自语,脸上清晰的挂着几道血痕,面前布满着蛛网裂纹的镜子静静树立。

  墨九疯了,他逃避,他欺骗。

  他杀了他,我杀了我。

  骗子。

  

  疯子。

  阴湿的房间透出霉味儿,生锈的黑栅栏上歪扭挂着牌子——间歇性逃避综合症,此人有伤人风险,暂且隔离。

  满眼都是逃避的疯子欺骗自己成了骗子,却又在成为自己的同时杀了自己。

                                              #笔#  周尘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