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尘啊周尘

老粥。
主绘圈,其实是个渣。文笔也不好凑凑合合还能看吧。总之,多多关照!

受的住多大诋毁,
承的住多大赞美。

《云深不知岚山存》 一个可爱的,新坑

P.S.新坑,不弃坑,可能不虐?不知道为什么贴吧删帖于是转移阵地。

正文↓

「1」

   方墨此刻觉得他不应该站在主君的营帐内,这样他也就不用看到此刻主君一副呆傻的模样。好吧,他承认自家主君在某些方面上是有些傻,可……您见过谁家主君在大战关头进到营帐里不讨论战策谋略而是拿着根破木棍子在地上画鬼画符!?主要是画的还有模有样,方墨腹诽定神朝地上瞧去,妈的……一只王八?

   于是方墨再次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站在这里是个错误,看着某主君认真的背影,他觉得自己的暴脾气又上来了,可偏偏还不敢发火。方墨扶额,冷静片刻启唇,声音沉稳恭敬,丝毫听不出一点失态。

  “主君,敌方已有起兵之相,不知有何吩咐?”

   云岚手下动作不停,凝神完善着他那没达到完美的画作,却把方墨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他没急着回答,只细细勾勒画作,木棍触地偶发出的刺耳摩擦倒是让身后站的笔直的方墨显的有些不自在了。

   他家主君到底听见了没?喂,云皇,您醒醒啊,再不做点什么,江山要亡了啊!亡了您怎么随手找块地就画王八啊!

   方墨见他仍是没反应,正欲再将话语重复一遍,云岚却开口了,开口不要紧,当是这一句话险些让方墨闪了腰。

  “随他们去。”

  方墨站在原地眨眨眼,呆愣半晌才缓过劲,刚刚他好像听到他们主君说了句随他们去…随他们…随个毛啊!敌人要打进来了好吗!!云皇你行不行啊!

   方墨短时间内第三次深刻检讨自己为什么要来报信,他觉得自己有点头晕,可能是心血郁结,他有点想要晕倒。

   啊…方墨此刻觉得可能云国是要完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