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尘啊周尘

老粥。
主绘圈,其实是个渣。文笔也不好凑凑合合还能看吧。总之,多多关照!

受的住多大诋毁,
承的住多大赞美。

《云深不知岚山存》

「3」

   结果最终方墨还是被留在帐中了,不是他不走,只是他看着地上那根被削尖的木枝怎么都迈不出第二步了,于是某人只好硬着头皮朝他家主君看去,明明就还是平日那幅吊儿郎当的样子,刚刚是被谁附体了吗?!方墨再度想要破口大骂,也再度认清事实。

  他怂。

  “主君……”方墨弱弱开口,他现在可都没搞清云岚在想什么自然不敢贸然开口,然而回应他的也只是某主君淡淡一瞥。

  方墨沉默与他家主子对视,

  一秒…

  两秒…

  三秒…

  好吧,他承认他个话痨受不了这尴尬无比的空气,于是率先打破,方墨心中念头翻涌一番,深吸一口气,一副英勇赴义模样半喊着出了声。

  “云儿!”

  这回轮到云岚愣了,他已经多久没有听到眼前这人这样称呼他了,自他登临帝位起,就再也没有过,如今却是唤出来了,在这亡国之际……

  云岚双眼一眯,今日第一次走近方墨,却感面前之人猛然紧绷的身子,云岚面上笑意苦涩几分,却仍瞬间恢复,他抬手,轻轻的,抚上方墨发顶,淡如流水的声音让方墨紧绷的身子放松不少,

  “大哥……”

  云岚虽这么叫了,方墨却也不是他亲兄弟,尽管他如此的期望,期望终究只是期望罢了。  十年前,云岚才来到云国的,那时的云国还不是云国,单纯只是皇室统治下的一片小洲罢了,那时这里叫什么来着,云岚心想,哦对了,云州岚山。

  云州岚山,群山环绕,风景绮丽,因地势低平也算是个人口大的地方,而云岚那时的身份不过一届低微的奴仆。奴仆?其实按理说来云岚也并不合适这个词汇,自幼长在皇室的他又怎算得上卑微,可他那父亲,也就是云州附属的大国的皇帝,在他十岁之际,突然一道旨意下令他来到此地,毫无缘由,云岚不从也反抗过,可换来的不过一身伤疤,十岁的他要如何与天子对抗,想了一夜,云岚深深闭眼,他放弃了,不过离开皇宫离开她母妃,又有何难呢?

  一阵骚动声才将云岚愈飘愈远的思绪拉回,睁眼,见到跌跌撞撞跑进帐内的士兵,满身鲜血,后背还插着半只残箭,已是奄奄一息,方墨正欲言语,却见云岚一挥衣袖走向那士兵,半蹲下身环臂抱住他的脑袋,面上表情是说出不来味道的微笑,方墨一时觉得心里堵得慌,怪难受的,他走过去想要拉起面前这半蹲着周身环绕淡淡悲伤的君王,云岚径直起了身,回首看了方墨一眼,趁着方墨还愣在他满脸灿烂无比的笑容上时,猛地一个手刀劈了下去,至于方墨最后听到的只有淡淡一句话,

  “离开云国,我不会有事的。” 

  如此坚定的一句话,到底会在方墨以后的日子里深刻于心还是如过往云烟,不得而知。

  而云岚将方墨安置在一个绝对无人发现的暗道之后便骑马朝前线奔腾,他怕么?其实并不会,早在这场战火燃起之前他就知道结局了,他也知道即将面临的会是什么,既然如此,他云岚有何惧?

  血染半边天,夕阳未落已是鲜红,战场黄沙飞扬,战士怒吼马儿嘶叫早已消失,被俘的将士个个被长枪低着要害,垂头屈辱的跪在地上。

  云岚其实不算姗姗来迟,却是来得恰到好处,也正巧省的敌军去营帐里“请”他了。云岚没穿盔甲没带防具,甚至连武器都没带,一袭白衣坐于骏马之上,黄沙风扬,吹动他长发飘散,如此美景,怎么都不像一位亡国之君。

  云岚抬眼,神情淡然的与敌军首座对视,并无惊讶,其实他早就料到如此,风过带去他低低一声,

  “父皇。”

评论

热度(14)